燕云镇的那点事儿

960 人浏览

《看客》第270期:迷茫抗争路 查看网易新闻原文↗

  1. 网易广西南宁市网友 ip:222.216.*.*:2013-08-29 12:11:10 zhaofuyun 推荐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1

    燕云镇高楼第二期开工,最近关于燕云镇段子的收集,最近写这个的人太多了,小弟不才,体力有限,希望各路英雄一起来盖
    目录:
    纸桥
    纸桥后续
    谣言
    我的战友冠峰弟(上)(下)
    买药
    官窑
    实话
    迷奸否
    五哥与捕头
    老汉叫鸡
    应聘
    迷情
    身世之谜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2

    纸桥
    燕云镇郊外,不白踱步在桥上,看着眼前迷人的景色,不禁依在桥栏上吟道:
    桃红复含宿雨
    柳绿更带朝烟
    花落家童未扫
    莺啼山客犹眠
    “好诗好诗!不愧是不白兄!”桥那边走来一位翩翩公子。
    “狗少过奖了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啊?”不白谦虚道。
    “都好都好,就是近日受了风寒,所以今天出来……晒……啊——啊——阿嚏。”狗少说着忍不住对着桥栏打了个喷嚏。
    只听到“啊——”的一声,不白掉进了河里,只听见:镇长我艹尼玛,这桥栏特码是纸糊的!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3

    纸桥后续(李不白真身出现)
    事情的后来经过是这样的:
    狗少见势不妙,连忙从褡裢中掏出一物,用嘴猛吹,瞬忽间那物膨气而大变幻人形,俨然柳岩模样。“不白接着!”狗少将此物向河中抛去……浑身湿漉漉的李不白终于爬上了岸,狼狈不堪地说道:“谢谢狗少兄的充气娃娃……”
    狗少对着镜头微微一笑说:“江湖险恶,到处都是豆腐渣工程,出门在外随身带个充气娃娃,有备无患啊。娇嫩柳岩,只售998! 淘宝有售。”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4

    谣言
    燕云镇的一帮茶客又在听涛轩喧闹开了。
    菜农刘银水:温少,镇北的秦秀才说你以前当过逃兵
    温少:造谣!那会我在蓝详学堂苦练拆迁课,根本就没上过战场
    ……
    小二长兴:秦炎还说你全家除了你都移民西洋了
    温少:造谣!我哥就住在镇南的温家楼里,我弟一直住镇西的温家大院,我妹可是都待在镇东的温情山庄
    ……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5

    我的战友冠峰弟(上)
    就好像知道卜白不能空手接白刃一样,这时一个白面书生大叫着跌进刑场来,暂时让卜白免于挨刀。
    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这个年轻人姓王,气喘吁吁安慰卜白道。
    卜白惊魂未定,感激的泪水几乎要流下来。萧编很生气,冲着王姓书生大骂道:“混小子,你可知妨碍公务何罪?”
    “妈的,哥哥还赶着完事去约会表侄女呢!”萧编怎能不急啊,又暗骂一句。
    “大人息怒,小生此前是冠峰的战友,来此只想和大家道明冠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我朝向来法治严明,杀人之前总要让大伙知道真相吧,是不是?”王姓书生淡定的望着萧编说完,又朝刑场的众人抱了抱拳。
    “让他说!”
    “反正卜白按律当杀,看还有什么说头?”
    刑场的众人一下子来了兴致,纷纷要求爆料。萧编只得挥挥手让这小子速度讲完。
    王姓书生深呼一口气,思绪一下子回到了3个月前。
    那天,天还没有黑,我们5个便悄悄摸进“虎背”酒楼下面。“虎背”大酒楼在烟云镇南面山上,新近被一外地的杨姓女人给包了场。我们几个觉得这伙人形迹可疑,定是匪类,便想去探探虚实。
    我们潜伏在一条比较隐蔽的山沟里。前面60多米就是土匪们的前沿,可以看见黑铁丝网和胸墙,甚至能听见匪徒们猜酒行拳的吵闹声。为了隐蔽,我们趴在草丛里必须纹丝不动。前面不远,冠峰弟和几个战友伏在枯草丛里,身上都披着厚厚的茅草。我们都在等一个机会。
    天色渐黑,我们刚想靠得更近,突然一个个空酒瓶和烟头被扔下来。显然,匪徒们似乎醉了。
    我们不敢再动。山下的荒草突然被烟头点燃。带着山匪欲望的火苗子呼呼地蔓延,烧得枯黄的茅草毕毕剥剥地响。
    我忽然闻到一股浓重的棉布焦味,一看,哎呀!火烧到小江身上了!他的棉衣已经烧着,火苗趁着风势乱窜,一团烈火把他整个儿包住了。
    这个时候,他只要从火里跳出来,就地打几个滚,就可以把身上的火扑灭。我趴在他附近,只要跳过去,扯掉他的棉衣,也能救出自己的战友。但是这样一来,我们就会被土匪发觉,燕云镇上的乡亲会受牵累,这一次侦查计划也会全部落空。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6

    我的战友冠峰弟(下)
    我的心绷得紧紧的。这怎么忍受得了呢?我担心这个年轻的战士会突然跳起来,或者突然叫起来。我不敢朝他那儿看,不忍眼巴巴地看着我的战友活活地烧死。但是我忍不住不看,我盼望出现什么奇迹,火突然熄灭了。我的心像刀绞一般,泪水迷糊了我的眼睛。
    这时奇迹出现了,趴在附近的冠峰弟猛的跳起来,脱掉自己的外衣扑向小江……小江得救了。可是……我们这不是暴露了吗……
    “不,大伙等会看我口型。” 冠峰弟突然一下扯掉自己的白肚兜,朝山上挥舞起来。
    “女王大人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来给姐姐们伴舞助酒啦!”我们不由得被冠峰弟的机智折服了。一起跟着冠峰弟朝山上大喊起来。
    被带上山后,冠峰弟知道只跳舞是不能满足这些女恶魔的,于是他不仅替我们挡了很多酒,还主动向女匪们献出了童贞。天真的冠峰弟以为这样就能换来大伙的自由,没想到丧心病狂的杨姓女匪首出尔反尔……在把冠峰弟折磨的不成人形后,竟又轮番把我们给……现在她们反咬一口,还准备把烟云镇搞垮呢呜呜呜!
    讲到这里,李姓书生已经泣不成声。
    难道,杨姓姑娘带她的旅游团来烟云镇观光,不幸被李冠峰他们几个凌辱这事原来是这样吗。
    “啊!哈哈哈哈!”知道真相的卜白眼泪流下来,旋即又悲声大笑起来。
    “又多了一处人证。卜白,这下你死而无憾了吧。”听完真相,萧编和刑场的众人不觉醍醐灌顶。前两天二宝这神棍在听涛轩讲的都是皮毛啊。
    萧编说完便要再次开刀。“慢着,萧编且看!” 只见李姓书生从包袱里又拿出卷文书,舒展到底,竟然是“礼部绝密”的纹章。

    注:礼部相当于现在的教育部、外交部、宣传部等部门的合体。
    “虎背”谐音湖北
    “王姓书生”为公开报道的天一案另外4犯之一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7

    买药
    三伏已过,燕云镇中午的太阳,仍是磨磨唧唧地扰得百姓不得安宁。
    阁澜肃大药店里,众人聚在一堆儿,也不抓药。也不知道话头是从哪儿扯起来的,一干人等先是说了隔壁镇上水漫河堤,又讲了朝廷水军提督要用水草抵御倭寇的来犯,直讲到厚亲王今儿个被押赴县衙受审。
    刘银水今天犯懒,也不在茶楼忙活,踮着脚凑在人堆儿里,听着,乐着。虽然他也不太懂什么是水军提督,也不知道亲王到底是个多大的官儿。
    “秦秀才怎么有些个日子没来镇上走动了?”老李秀才历来最关心的就是那个屡试却不中第的秦秀才,因为他也是考了一辈子功名直到头发胡子都白了,方肯罢休。
    “您还不知道呐?秦秀才出事了!”刘银水可算插得上嘴了,这是他昨天刚从茶楼里听说的。
    刘银水砸吧砸吧嘴道:“前些个日子,秦秀才不知道抽了哪股邪风,挖来的许多小道消息。按说,八卦一下也无妨,只可惜秦秀才的小道消息都跟朝廷有关。您说说,朝廷大事,焉是我等草民可以随便拿来消遣的吗?”
    “那秦秀才是被朝廷拿住了?待如何处理呢?”说道朝廷儿子,老李秀才还是拱了拱手以示尊重。
    “谁知道呢,不过昨天在茶楼,听孔食客他们讲。这就是杀鸡儆猴而已,秦秀才不过是个小角色,如果能把敌对势力震慑住了,也不一定就真的要斩了他。”
    正说着,巡捕老六大踏步地跨进了药店,恶狠狠地看了一眼众人道:“没事都散了各自回家去,别有事没事聚一堆儿嚼舌头根子。茶楼就要被封了,难道你们这药店也想关门谢客不成!”
    李秀才有一点愤怒,想我一介书生,也不能做出什么大奸大恶,可是秦秀才又能做出什么大奸大恶呢?但是看见老六腰间的大刀,老李秀才又气馁了。讪笑地跟巡捕老六道:“巡捕大人,在下不过是来抓药,可不敢嚼朝廷的舌头根子。”说着排出七文大钱拍在药店柜台上:“老板,给我来二钱碧莲!”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8

    官窑
    我镇造窑烧瓷器的传统也极其悠远流长。镇北秀才秦炎家的瓷窑是燕云镇最大的民窑,瓷器远销海外。
    “最近秦炎不是被抓了啊,秦窑也给封了。”长兴在茶馆里边跑堂边嘀咕。
    “好像是因为调戏雷疯他妹,得罪了她干爹啊!”刘银水不置可否道。
    ”是吗,听说那衙门的温少开了家瓷窑,那可是官家造的窑哦。“二宝看了下温少没来,故作神秘的喝了口茶说。
    (网易网友)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9

    实话
    燕云镇监牢里,秦炎问温少:为何最近这么对我
    温少义正言辞:因为你好大贪财,和多名女性发生关系,你忽悠镇上百姓买你家的红窑,你诡计多端、飞扬跋扈、两面三刀。。。
    秦炎说:咱别那么多套话了,说实话。
    温少怒了,拍案而起:几个老镇长都说了,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,咋地?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10

    迷奸否
    镇上审了一起离奇的案件。一名衣衫凌乱的少女冲进府衙,声称自己被巡街的温少迷奸。镇长随后捉拿温少归案。
    哪知到了公堂,温少大呼冤枉。
    质问女子道:在街上我请你吃糖葫芦,你拒绝了吗?
    少女低下头:没有...
    温少又问:到客栈开房我拉着你去的吗?
    少女目光呆滞:没有...
    温少又问:我叫你脱光试下新衣,你没反对吧?
    少女脸上一红:没有...
    温少又问:那我叫你喝酒你有拒绝吗?
    少女脸上更红了:没有....
    此处省略20个“没有”,最后温少愉快的和少女成了好朋友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11

    五哥与捕头
    “五哥,五哥…”黑暗中传来。
    “是谁?”牢里的女人警惕道。
    “是我…”煤油灯照亮了一张脸。
    “原来是你…有办法了吗?”女人急切道,“我想活下来…”
    “办法当然有,只是…”
    “只是什么?…”
    “老镇长们的意思…其实你的死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,不过…你男人的…”那张脸盯着女人说。

    “我懂了…”女人沉思,“但是你要保我孩子安全…”
    “没问题!”说完,那张脸便消失在黑暗中。
    第二天,副镇长被捕的消息传遍燕云镇。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12

    老汉叫鸡
    二宝一进茶馆便嚷道:那个慈眉善目的老汉叫鸡被抓了!
    顿时听涛轩里炸开了锅。
    崔大停下拨算盘的手:他一把年纪了还有病能干那活儿?
    长兴抹着桌子接问:叫个鸡也犯法?再说老汉有钱有势,名家深闺都在排队送那啥吧?
    山蛋放下茶盘嬉笑:肯定是怕了,记得红绯出狱后嚷着要公布陪睡名单阿!
    刘银水去过老汉大院外卖菜,疑惑道:他家可是府大宅深,别人怎么知道他叫鸡的?
    二宝喝了口茶,继续爆料:嘿嘿,听说老汉用力过大,搞的叫声都盖过了戌时的镇闻联播,被群众告发了。
    山蛋斜眼瞟了眼刚成亲的长兴道:你看看,薄要不得,蛮干也是要出事的!
    二宝压低声音:听说老汉帮秦秀才造瓷窑出了大钱,他还是镇上其它几个民窑的东家呢。
    崔大只觉得微微流汗:咦?现在那些个造民窑的好似都没了声响阿?
    自从燕云镇官窑没落,温少新开了家官窑后,镇上的捕快们比以前忙了很多…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13

    应聘
    温少近因公事繁忙,决定忘忆院迷醉一番,进门直点头牌霞媚。
    「大人,听说最近在招捕快,您看奴家合格不?」霞媚绵绵道
    「你的梦想是什么?去年我可是带出个金牌捕快过?」
    「温大人,难道您没听过我的战绩?12秒...」
    「那你明日去一趟...」温少悄悄地说
    「那个60岁的糟老头?那么有钱,需要我们...」
    次日,燕云镇满城风雨,名人高官恐慌欲乱,而霞媚也因「脸上长痘被判不合格」,落榜未能当上捕快。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14

    迷情
    燕云镇最近离事频发,听涛轩也愈发热闹。茶客们聊得正热,一衣襟不整的男子忽冲进来,神色凝重,满头是汗,紧随其后的是一高大魁梧的男子,满脸疲惫瞪大双眼指着前者,前者眼神左右不敢与其直视。
    「我让你逃,敢背叛我,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。」
    「你就放过我吧,别咬我了,不然我也会咬死你的」
    「我耳光不扇死你!我承认我外面偷汉子,可你。。。」
    「给你们家养了这么一个出息像样的公子,你有啥不满意的?」
    高大魁梧之人突然无声,愣在那里,而另一人仰天大笑,挥袖扬长走出茶馆大门。
    茶客们你一言我一语「这两人啥关系啊?」

    网易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县网友 [专注搬砖的垒缝大黍] 的原贴:15

    身世之谜
    入夜奇仕楼上角落里坐着两人。
    “当年楼顶论剑,你我武林第一之争过去近二十年了吧”单江一声长叹。
    永信放下手中的筷子,望向窗外“想那时你我年少气盛,风流不羁……”
    “眼下有一难言之事,不知该不该提......”单江的声音越说越小。
    “义之所至,在所不辞。”永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    “师兄可还记得当年你我决战之时,宏割剑法与你的开光神刀来来回回三千回合不分胜
    负,之后比拼掌法,说来惭愧斗至两百余掌时,被你逼至崖边,不得不硬接一掌,内力相拼
    ,义弟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    永信哈哈一笑“李兄过谦,我长你十岁,内力修为在你之上不足为奇,况且那日正值你
    大婚之时有所分心也难免,你胜过我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    单江眉头紧锁“万万没想到,师兄和我一样不爱洗手,现下小儿刚刚出狱,被狱中恶霸
    打至大出血,只有师兄你的血…可以救他了”

    网易江西省九江市网友 [燕云镇游击队长] 的原贴:16

    楼上辛苦了,我也弄点标题补充两个。请叫我雷锋
    王中之王
    燕云镇天气有点燥热,南来北往的客商总会此地歇息一两天,其中有好事者西域魔王牛泰,早闻中国功夫了得,那日便在燕云镇住了下来,镇街边各种杂耍讨个盘缠,抖空竹,胸口碎石,刀枪不入,泰便驻足观看,练到高潮处打声叫好,想起自己有一身好本事,便与人比武打斗起来,三招两式,杂耍人员便东倒西歪,连连叫苦。泰便叫嚣到:谁才是中原武功最厉害的?
    旁人便散去了一大半,其中有一小厮说道,当然是火云武馆雷馆长,天下武功,无坚不摧,唯快不破,著有金枪十 二秒传于后世,牛泰微微一笑,我早有耳闻,提脚便要去武馆,又一摆摊商贩说,最厉害的是市吏,牛泰疑惑的问,市吏?我没听说过,商贩笑道:市吏是我朝秘密 发展的准军事化组织,平时管理城市,锻炼游击战术;战时可编入正式军.是一支可冲锋,可侦察,可游击,能吃苦,能忍耐,能奋战的优秀后备军,能单靠一辆破 马车就能全天候作战的可怕准军事组织。牛泰听后不忍打个寒颤,便对旁边小厮说道,还是领我去武馆看看吧!

    网易江西省九江市网友 [燕云镇游击队长] 的原贴:17

    鬼节
    今天是个好日子,听涛轩里人们正热烈的讨论着。
    “东瀛人干的好事大伙没忘吧,当年燕云镇可死了不少人。”刘银水刚卖完菜,蹓进茶馆插了一句。
    “对对对,府衙今晚不组织个祭奠嘛?”有茶客问了,这明显是对温少说的。
    “你们懂啥。旺林道长说拜鬼是要被吸阳气的,会死人!”温少一脸不悦道。
    “嘿嘿不怕,咱家有祖传的七条底裤!”角落里的一个叫雷疯的小伙子提醒道。
    “这次咱货足价格也优惠,再也不愁买不齐全了。”雷疯吆喝起来。上回镇北的秀才秦炎就因为少买几条,扫墓时被小鬼给抓了。
    “这小子竟敢调戏我妹,不找死么,也不搞清楚我妹干爹哪个!”雷疯愤愤的把一口吐沫踩在脚底。

    网易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网友 [燕云镇老黄叔] 的原贴:18

    我还见过一个,就叫茶馆大促销吧,楼下继续,请叫我红领巾
    茶馆大促销
    崔大正在写告示,昨天他让长兴去散发传单,说茶馆要打折。本来崔大想请一个戏班来表演。前阵有一个叫“九者”的戏班子,九个清一色的漂亮青年。可惜最近听说被抓了,崔大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    茶客间,刘银水问:“你们知道最近有一个戏班子被抓了吗?因为没有避讳!”说着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《铁匠学习时报》,指着一篇题为《对娱乐工作者提的六点希望和七条底线》的报道。刘银水低声说道:“你们知道这文章是谁写的吗?最近才公布,这乃是当今圣上在做太子时候用笔名发布的!”
    崔大也好奇,凑上去看到底用的是什么笔名,“啊!”——但见署名“玖哲”。
    下午告示已经贴出来了,上写“本店优惠大酬宾,喝茶一律捌折!”只是这“捌”下面似乎盖着一个“玖”字。

    网易福建省福州市连江县网友 [燕云镇包小姐] 的原贴:19

    你们这是组团来得吗,我叫白求恩
    外保就医
    一个漆黑的晚上,燕云镇医馆里。
    “男哥!”
    “我在这。”
    “我怕。”
    “不怕,悦悦。”
    “男哥,我这样,你好久都没那个了。”
    “没事,你身体更重要。”
    “一会儿他们会把我那里都看了,你还爱我么?”
    “我一直爱你,悦悦。”“男哥,我也爱你。”
    旁边的狱卒不耐烦了“要不是看在马铁男跟我们温捕快的交情,保你出来治病,你这种人死在里面都没人管,范不悦你也是一个大男人,做个痔疮手术还这么磨唧!”

    网易福建省福州市连江县网友 [燕云镇包小姐] 的原贴:20

    比武
    昨夜一场大雨后燕云镇街上显得特别凄清,但是忘忆楼前人却格外的多,原来是门口躺着一具白衣青年的尸体,一位老人满脸哀伤的在尸体上摸索着什么。
    “听说是四川唐门三少昨晚跟人决斗,输给人家把命也搭上了”“不会吧,唐门用毒也是武林一绝,能斗得过他们的没几个吧”人群里低声的议论着。
    这时老人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东西一样,暗暗叹道“地煞粉,触之即死,早叫你用厚一点牛皮纸包了”
    “薄,迟早要出事……”

    网易法属波利尼西亚网友(113.197.*.*)的原贴:21

    这么高了,都些什么人,我来补个刀,咔嚓
    监狱
    燕云镇的监狱里,温捕快靠在墙上听着他们拷问囚犯。
    “知道被告什么罪吗?”
    “知道。”
    “承认这些罪状吗?”
    “不承认。”
    “有证据证明这些罪状是你犯的。”
    “我也有证据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    “我希望你能坦诚。”
    “我也希望你能公平公正调查。”
    温捕快摇了摇头,俯到狱长耳边窃窃了几句。
    第二天,公告栏上:
    嫌犯***,犯罪后仍拒不认罪,态度嚣张,面对自己的种种罪行竟进行公然诡辩,藐视我镇法律法规,影响恶劣,择日斩首!

    有个一直没看懂,求神人解释
    陷阱
    燕云镇南来北往的客商络绎不绝,听涛轩掌柜崔大也赚的锅满盆满,在镇内也算是纳税大户,崔大平日也喜欢结交朋友,爱打抱不平,镇内口碑相当不错,深得百姓们的喜欢。
    一日,茶馆打烊,崔大的店里进来一妙龄女子哭哭啼啼,不愿离去,原来姑娘是镇东人士,父母重病、无钱抓药,急需用钱、愿意献身报答,崔大很爽快的给了十两银子,女子痛哭流涕说要献身报答的,崔大推辞,姑娘说,不行,白拿钱这是侮辱我的人格,不让我献身于你,钱我不能要”,姑娘这说的是哪里话,回想会镇东的路还远着,崔大便刘姑娘在茶馆住一宿,明天一早送她回去。
    茶馆打理干净之后,崔大有点困意,岂知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开门一看,原来是温大少带着衙役来“例行”检查,发现崔大留宿少女且未及时登记,便带崔大到府衙问话,崔大原原委委说了一番,最后承认为了扶困济贫和慈善,终答应女子的要求。次日,崔大回到茶馆,已然不见姑娘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