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秸翁

830 人浏览

老人徒步百里卖麦秸 民工含泪买下称想起父亲 查看网易新闻原文↗

  1. 网易河北省邯郸市网友 ip:221.193.*.*:2013-06-17 08:34:41 zhaofuyun 推荐
    网易河北省邯郸市网友(221.193.*.*)的原贴:1

    夜奔造纸厂
    我去过一趟石家庄造纸厂,那是独身负重而去的。一路上有忧有喜,有苦有乐,深深刻在心间。
    七四年夏天,妻有病了。经乡医院检查怀疑是子宫肌瘤,我害怕了。孩妈是家中的顶梁柱、半边天,她有个三长两短,就把我置于绝地了,无论如何也要到石家庄二院检查治疗。这时我觉察到钱十分重要,不是有人说“二院门口朝南开,有病没钱别进来”吗。没钱只能听天由命。我身无分文,陷入一筹莫展之中。听一问老师说:“石市造纸厂收麦秸秆,我顿开茅塞,眼前一亮:有钱了。
    老母担心,欲纵又忧,我说没事,已经摔打出来了,我能行。好容易找到一辆小拉车。车主说,“这车外袋老损,内胎开补,怕半路打累。”我说“载不多,小心点就是了”。回家将麦秸秆捆绑好,趁天黑便上路了。常言说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”,这话确不假。夏天的天气好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。刚出门时还蓝天白云,走过杨家庄,西北天空冒出乌云,翻翻滚滚,前涌后挤,云层里的闪电象火舌窜来窜去,磨子雷声声逼近。我拐入京石公路往南走了一段。暴雨发狂似地在头上交割不停,衣裤裹贴着身子,眼也睁不开。大雨泼身倒不在乎,雷声震耳也不怯。家寒不惧难,人贫身泼辣。可我担心的是一车麦秸秆,湿透了纸厂会不要的,岂不白白跑冤枉路。即使是雷阵雨,也要往回返。在新安下公路不远处有个石灰厂,打着天蓬,我的小车拉进去,给厂主说明情况,才蹚水踩泥往回走。这正是:
    两脚如同彩笔画,
    画出泥花通往家。
    谋生何惧足下路,
    管它深浅与坑洼。
    第二天西山接日时分,我又启程了。晚饭过后的时间,我从灰厂出发时又打了打气,便匆忙往正定方向走。我边走边默默祈祷,千万别出事,让我一路平安吧。大概走过教场庄地段,车越来越重,起初我以为是远道没轻载的缘故,可后来每卖一步就要使很大力气。我停车摁了摁,方知车袋瘪了。我急了,浑身冒出力气,拉着六百来劲的小车一溜小跑到正定。在火车站附近敲开修理铺的门,女主人见丈夫懒得动,她动手给补了补胎。

    我上路行至滹沱河大桥。正用大力拉车上坡时,突然那个抛弃的车袋哧——抛弃了。我头嗡的一下,心里颤抖起来,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情不由种地喊了一声:“娘啊!“娘疼儿,爱儿、呵护儿。娘是儿的遮雨伞,娘是儿的避风湾,娘是儿的三九日,娘是儿的逆舟纤。人到难处,怎不本能地将娘呼唤。实指望卖柴换钱给妻看病,可今夜如此倒霉。屋漏偏遭连阴雨,船破又遭顶头风。我遭了什么孽啊!深更半夜,路无行人,左不见村,右不见寨,只有星星看见我在地上坐着发呆。它知道我的汗水和着泪水溜来。哭有什么用呢,感动不了小车。它哪管你心急如焚,依然安安稳稳,一动不动。我劝自己,别呼天,别喊地,擦干泪,挺起身,靠自己。做人难,人生谁能不遇难。为了给妻治病,有苦肚里咽,有难一身担。我越想越觉得天地宽,架起小车打道回府,重返正定修理铺。返回的路上一愁未退又生一愁:小车里外胎会被碾坏吗?要是坏了,这一车麦秸秆钱也不够赔偿费。越想越怕,与其说碾压着袋,倒不如说碾压着我的心。心忧身无力,拉着爆胎的车,如同又添上几百斤。只靠咬牙瞪目行进了。
    不幸中有幸,外袋无损,内胎补好,大约三时上路赴石。寅时十分至运河桥向西拐,不知走了几里路才打听到造纸厂。验级的军人摸着小车表层麦秸秆湿,我说明原因,他高抬贵手,没扣杂减秤。我到会计室结账,握算盘的人也许见我风尘仆仆,或是土气四溢,便先给我倒了碗热水,然后结账付钱。我把妻用布包了一层又一层的干粮拿出来,就着热水吃了个饱,饭罢,把十三元钱藏在妻事先为我特作的装钱内兜里,还用妻事先备好的别针把钱兜封住。然后将小车辕绑在带来的自行车后架上。这样,我骑自行车,自行车拖拉着小拉车,又快又轻地往回走。

  2. 网易重庆市网友 [wuxindedaocaoren]: 2013-06-17 17:25:35 zhaofuyun 推荐
    网易吉林省长春市网友 [此刻无语l] 的原贴:1

    都是底层自顾怜,朱门有爱庶无缘,
    楼堂馆所藏妖孽,海味山珍养侫顽;
    百姓三年糊口饭,官人一顿铆花钱,
    结余忙往非洲送,维系全球换美言!--七律--

    网易广东省中山市网友 [金白水蓝] 的原贴:2

    车载麦秸长街头,老叟蹒跚走。
    那堪烈日似火,汗随偻背流。
    睹此景,忆慈父,泪盈眸。
    但见屏前,官记犹称,幸福神州!
    《诉衷情》

    网易福建省福州市手机网友(58.22.*.*)的原贴:3

    什么时候我们国家的老人能病有所医,老有所养,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安心。怀念老爸……

    网易山东省日照市网友 [冷眼看炎凉] 的原贴:4

    卖秸翁,烈日街头躬身行。
    脚穿一双帆布鞋,鞋帮破处缝补丁。
    卖秸得钱何所营?年龄大时怕得病。
    可怜膝下没儿女,白水烤饼伴伶仃。
    沿途遇上好心人,解囊买秸却无用。
    一车秸,五十元,扶危济困见真情!

    卖秸翁,烈日街头身如弓;
    百里拉车卖麦秸,只为病来囊不空。
    卖秸翁,近七旬,膝下无子兀自绷;
    面似蔫枣手似柴,皮肤黝黑裸赤身。
    毛巾泛黑遮偻体,脚下布履带裂缝;
    口中三牙啃烤饼,额头汗水滴尘中。
    独自耕作责任田,剩余秸秆亦有用;
    卖给厂家造纸张,变成课本育后生。
    路途迢迢上百里,烈日炎炎如碳烘;
    为免路上腹中饥,自制布袋挂车身。
    袋中饭锅加烤饼,填饱肚子钱莫用;
    积攒分厘渣渣钱,欲填世上众不公。
    人人生来皆平等,岂分贵贱命不同;
    无奈身单力气薄,无力回天空对空。
    满车秸秆二百斤,压力山大似山重;
    远看疑似小山移,近瞧方知人在动。
    为免雨湿干麦秸,塑料薄膜车上蒙;
    人虽卑微诚信在,羞杀虚拟活雷锋。
    一车秸,值几何?五个大毛换二斤;
    大毛两个二百五,不够官人塞牙缝。
    卖秸翁,卖秸翁,拉车卖秸在途中;
    家住新郑龙湖镇,翟家寨村一老农。
    社保无缘不敢想,医保更是无从梦;
    草民无奈自生灭,朱门酒肉臭随风。
    ——受山东日照网友启发,仿白居易“卖炭翁”,作此“卖秸翁”一首。见笑,见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