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航中心体育馆内,易帝百无聊赖的靠在饮水机上打哈欠

1,116 人浏览

暴扣+2次倒地!阿联更自信 砍8分命中率赛季新高 查看网易新闻原文↗

  1.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 [粤猴吃便便]: 2012-01-28 22:09:11 zhaofuyun 推荐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1

    美航中心体育馆内,小牛主场。观众的喝彩声震耳欲聋,第四节比赛,小牛和湖人已经打成了70比76。暂停时间,教练蹲在地上,紧张的给队员们布置战术,易帝则百无聊赖的靠在饮水机上打哈欠。 
    “易,把毛巾递过来!”马里昂翻着白眼冲易帝嚷嚷。易帝不满的嘟囔几句,还是识趣的把毛巾递去。马里昂拿起毛巾擦了擦脑袋上的汗,又塞到腋窝下擦了几下,这才把臭烘烘的毛巾扔给了易帝。 
    这就是板凳队员的杯具了,非但得不到上场的机会,还得受一些主力队员的气。 
    “嘻嘻,那个黄脸汉子,看管饮水机的!脸好长!”观众席第三排,一个金发的小女孩指着易帝笑逐颜开。 
    “是啊,练球不努力,板凳徒伤悲。玛丽,你长大了可不能找这样的男朋友。”那儿童的妈妈体重起码二百磅,晃着偌大的脑袋回答。 
    易帝很难过,缩着脑袋坐着,一声不吭。他看到场边穿着超短裙和长筒靴的拉拉队员对自己指指点点,嘻嘻哈哈,隐约间听到“驴脸”、“看饮水机”的词样。 
    “易!给我打一杯水!”马里昂伸着大手很不礼貌冲易帝嚷。 
    易帝哭丧着脸,从塑料袋里掏出纸杯子,接了半杯水递给马里昂。他没有发现,杯子里的水有一丝诡异的红色。马里昂拿过杯子,抬头一饮而尽,龇了一下牙,嘟囔道:“这水怎么有点腥味?” 
    “肖恩!别喝了,该上场了!”当家球星诺维斯基大声嚷嚷。 
    马里昂跑到场上,他的脸色有点不佳,步伐有点虚浮。诺维对他一个传球,马里昂竟走神了,球从他指间滑走,气的教练里克骂骂咧咧。 
    “伙计,注意力集中点!”诺维按着马里昂的肩膀大声道。 
    马里昂眼神涣散,失神的望着诺维点点头。诺维刚一松手,马里昂竟然踉跄几步,慢慢瘫倒在地。几个队友以为他受伤了,忙凑上去想拉住他,但马里昂直挺挺躺在地上,两眼呆滞的望着天花板,两腿蹬了几下,屁股下一圈臭烘烘的黄色液体扩散开来。 
    “医生!医生!”诺维焦急的大喊。马里昂的眼皮跳了几下,他侧着头,看到场边易帝惊恐的表情。易帝的旁边,那台固定式饮水机似乎得意的动了一动……饮水机顶部的红灯和绿灯,似乎是两只眼睛,看着自己揶揄的笑。 
    “饮水机是活的饮水机是活的饮水机是活的……”马里昂脑袋很乱的想。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2

    “岂有此理!你们什么医术?竟然查不出病因?”小牛的老板库班挥动双手大声叫道。 
    “可能是食物中毒,但小牛队是集体吃的晚饭,别人都没有生病迹象。”医生挠着脑袋说:“只能判断是人为投毒,但这种毒源我们还没遇到过。” 
    马里昂躺在病床上,已经脱离危险,但还在昏睡中。门外几个队友和拉拉队员焦急的等待着探视。易帝提着一个果篮站在一旁。 
    “人为投毒?”库班的眼神闪过一丝寒光:“我们小牛队都是集体活动,谁有投毒的机会?如何投毒?” 
    “只能从饮用水上找原因。”医生说:“你们队喝一样的饮用水吗?” 
    “对,体育馆使用同样的饮用水,佳得乐提供的。”库班道:“但其他队员喝了水都没有不适的迹象。” 
    “谁最接近饮水机?”医生问。 
    库班扭过头,看看门外的易帝。易帝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这时,马里昂醒了过来,一脸惊恐,身子不停的扭动。医生和库班忙跑进病房,不停的安抚马里昂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 
    “你还好吗?到底怎么回事?”库班问道。 
    马里昂环视病房,看了看门外,悄声道:“让易帝进来,我跟他有话说。” 
    易帝知道自己和马里昂私交泛泛,还常被他吆喝来吆喝去的,不知他找自己有何事。他提着果篮,一脸苦相走进病房,看着马里昂道:“我……我很遗憾……” 
    “你过来,过来。”马里昂示意易帝把脑袋凑过来。易帝不情愿的弯下腰,把耳朵凑过去。 
    “小心……饮水机……”马里昂瞪着眼睛道。 
    “什么?”易帝以为自己听错了。 
    “小心……饮水机……”马里昂看着易帝的眼睛,一字一顿道。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3

    易帝的人缘不太好,队友们跟他打招呼都爱理不理的。他的寓所离篮球场很近。每次球队训练完了,易帝都要加练。 
    明天小牛队要去底特律打客场,下午训练完,队员们各回各家休息。易帝吃了晚饭,又来到球馆练习投篮。 
    球馆上方的灯光聚在球场上,非常亮堂,场地中央小牛队那巨大的LOGO很是醒目。但是四周的座椅和走道却笼罩在一片阴影中,黑幽幽的看不清楚。有比赛的时候,这个球馆人声鼎沸,但在晚上,独自呆在这里,却感觉静谧的有些渗人。 
    易帝投篮十九下,打了十九铁。他懊恼的站起来,打算练一下运球。他不经意间看到场地旁的饮水机,不禁楞了一愣。 
    那台饮水机,正处于灯光和黑暗的交界处。形象有些呆板,最顶上是半桶水,机顶两个小灯,红色代表热水,绿色代表冰水。在幽黑的背景下,小灯仿佛野猫的两只眼睛,一闪一闪的。 
    易帝走过去想打点水喝,忽然,心里一个激灵,想起了马里昂的话:“小心饮水机。”他站在饮水机前两米处,想上去打水,但又有些犹豫,因为马里昂的话实在是令人费解,不符合逻辑,也没有道理。易帝心里有些发笑,自己竟然被这么一部笨拙的机器吓住了。 
    易帝伸出长腿,轻轻踢了饮水机一下。饮水机摇了一下,立着不动。易帝伸拳又捣了一下,饮水机的顶盖发出了“咣当”一声。易帝每天看管饮水机,坐板凳,本来心里就有些郁闷,打了两下,发泄出来,心头竟有些畅快之意。 
    “你个捞逼!”易帝指着饮水机骂道:“小牛队这一伙捞逼欺负老子也就罢了,你一个破机器,也装神弄鬼吓唬人!” 
    饮水机的两个灯一闪一闪,像两只冷冷的眼睛看着易帝。 
    易帝一个夸张的扫腿,想狠狠踢一脚解气。忽然,没有征兆的,球场的灯光全部熄灭了!易帝的心一沉,然后他发现了一件更吓人的事——他这一记扫腿竟踢了个空! 
    易帝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喘息声。他想打开手机取亮,但手机在球场旁的外套里。他跪在地上,手忙脚乱的找衣服,他的手指忽然触到了一个凉冰冰的东西,看样子是饮水机的机身,吓的浑身一个哆嗦。 
    终于,易帝摸到了外套,找出了手机。他的身子抖的像风中的树叶。他想打开手机,又怕看到可怕的东西。 
    “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没有!”易帝定定神,嘴里念叨,打开了手机。微弱的灯光下,他看到了一排排座椅、教练用的写字板、自己的外套。 
    但是……但是…… 
    没有饮水机!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4

    易帝身子冰冷,仿佛坠入了深冬的湖底。饮水机明明就在这里的,刚才他还踢打了两下。易帝眯着眼睛,探着头又看看周围,都没有饮水机的影子。易帝感觉自己嘴里发苦。 
    这时,易帝的手机铃声响起,他吓的差点把手机扔出去,仿佛是捏着一条毒蛇似的。他咬咬牙,定定神,仔细一看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他哆嗦着将手机凑到耳旁,按下了“接听”键。 
    “喂?”易帝的腔调有些发颤。电话那头没声音。 
    “喂?”易帝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。他硬着头皮继续说话。这时,电话那头似乎有一声“嚯嚯”的冷笑,然后一片静谧。几秒钟后,传出了水流的哗哗声,那声音在一片黑暗中,显的又阴冷又古怪。 
    易帝微微抬头,发现球场上有一个矮壮结实的东西,微亮的手机灯光只能看到一个大致轮廓。他装着胆举起手机,赫然看到那台饮水机立在球场上。美航中心篮球馆没有别人,难道它是自己移动过去的? 
    “嚯嚯嚯嚯”,这回易帝听的很清楚,就是眼前这台饮水机发出的冷笑声,接着,饮水机的一个水龙头自己打开了,水哗哗的流着。这诡异的景象已经超过了易帝的认知范围,他吓的脑子一片空白,呆呆站着不敢动弹。微弱的手机光线下,水流渐渐变成了鲜艳的红色,仿佛是人的动脉被割开,血流如注。 
    “嘎嘣”一声,水龙头自己关上了。易帝面色惨白,悄悄朝门口移动,他缓缓走了几步,一个闪身,飞快的朝球员进场大门跑去。他穿过黑黝黝的走廊,经过球员休息室,朝美航中心球馆的大厅奔去。 
    跌跌撞撞来到大厅,离大门越来越近了,虽然球馆里没有灯光,但淡淡的月光还是透过玻璃穹顶,投入大厅内。易帝的心狂跳着,手脚并用朝大门狂奔,忽然,一个冰冷的东西挡在门前。 
    易帝的心脏紧张的收缩了,眼前分明又是那台饮水机。 
    “娘呀”一声,易帝两眼翻白,躺在地上昏厥不醒。

    网易山东省东营市网友 [肉与都市] 的原贴:5

    一定是郑渊洁大湿

    网易新疆昌吉州网友 [000当当当] 的原贴:6

    继续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  网易湖南省岳阳市网友 [宇宙大萝卜] 的原贴:7

    顶上去

    网易北京市通州区网友 [jerryxiao1987] 的原贴:8

    人才、必须顶起来

    网易广西桂林市网友(116.1.*.*)的原贴:9

    有才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10

    第二天凌晨,一个巡视的保安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易帝,马上将其送到医院,并通知了球队老板库班。尽管易帝人缘不好,但球队最近连连出一些诡异事件,上午,库班和里克教练、几个队员去医院探望易帝,探究一下原因。 
    “你看到什么了?易。”库班问道。易帝已经清醒过来,幸无大碍,只是面色苍白的坐在病床上发呆。 
    “我们球馆的饮水机会动,会笑。”易帝压低声音道:“球馆闹鬼了!” 
    “我呸!”库班恼火的背着手道:“如果你不想好好训练,能找个好一点的借口吗?” 
    “我说的全是真的……”易帝焦急的说。但库班打断了他的话,冷冷道:“今晚我们球还得去底特律打客场比赛,下午乘机出发。你身体不适,就不必去了,反正去了你还得看底特律的饮水机。” 
    易帝很沮丧,但库班他们已经不耐烦的出去了。易帝做了笔录,下午就出了医院。走在达拉斯的街上,易帝老感觉天空阴沉沉的,太阳模模糊糊看不清楚,空气中布满阴霾,呼吸不畅,非常压抑。 
    “哈利路亚!迷途的羔羊!”这时,一个声音在易帝耳旁响。易帝扭头看去,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矮胖华人神父,相貌委琐,穿着黑袍子,胳膊夹着一本圣经。 
    “您是……”易帝问。 
    “我是球馆附近圣人街教堂的神父董子,你就叫我董神父吧。”那神父道。 
    “你认识我?”易帝问。 
    “达拉斯的人谁不认识你?常在电视里看你看打铁、饮水机、递毛巾。”董神父道。易帝不好意思的挠头。 
    “但是,我有一事忠告。”董神父忽然语调严肃,看着易帝道:“美航中心球馆有不洁之物,如果是球队比赛,人气甚旺,尚且无碍。如果你晚上一个人去馆子里,恐怕有意想不到的危险。”易帝想起昨晚的事,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 
    易帝还想再问,却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华裔女人走来,嗲声嗲气道:“董神父,你怎么在这里呢?” 
    “美朱,我待会就去你家!”董神父对着那女人坏笑几声,又对易帝说句“保重”,这才匆匆离去。易帝呆立街头,感到又无奈又害怕,天地虽大,却无自己容身之处。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11

    晚上,易帝不敢单独去练球,又没有随队去底特律,只能坐在寓所里看电视转播的篮球比赛。上半场就要结束了,尽管马里昂在医院里缺阵,但小牛队还是以40比34领先活塞队。易帝感到很心酸,作为一个板凳队员,不知道何时才有发挥的机会。 
    这时,电视屏幕里,奇怪的事发生了,小牛队的奥多姆和特里忽然躺在地上,两眼翻白,大小便失禁,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,惊恐的四肢抽搐,队员和教练、队医都慌忙凑上去帮忙,但怎么都按不住他们。活塞队也有好几名主力队员出现了同样的症状,顿时,赛场内尖叫声不绝于耳,乱作一团,比赛终止。在一阵混乱中,电视台匆匆结束了转播。 
    易帝呆住了,他想起了马里昂。这时,电视台紧急插播了一条新闻,NBA有十几支球队发生了主力队员身体不适的情况,已排除生化武器袭击的可能性。目前,由于主力运动员大缺,美职篮已经全面停摆,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。 
    易帝脑子很乱,他站在寓所的窗前,看着不远处的美航中心篮球馆。整个体育馆此时都笼罩在一片不详的浓雾中,恍惚中仿佛不在人间,而是另一个世界的古怪的建筑物。易帝的心口发闷,他无意间打量了一下篮球馆的玻璃幕墙,猛然心头一凛——他分明看到一个方方正正的黑影呆在玻璃幕墙前,两只微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方向。易帝哆嗦着拉上了窗帘,蜷缩在床上,一夜没有睡好。 
    第二天,全美各地都对美职篮主力球员染病的事进行了调查,但没有结果。奇怪的是,犯病的都是主力球员,板凳队员都安然无恙。而且还有一部分主力球员逃过了这一劫。 
    易帝呆在寓所里没有出门,饿了就吃泡面,不到两天,就显的十分憔悴。新闻不断的播出美职篮停摆的消息,而且患病的主力球员都出现了神志不清、举止奇怪的情形,病情还在加剧中。 
    第三天下午,有人敲门。易帝从猫眼看去,只见一个金发的大个子焦急的站在门口,正是队友诺维斯基。易帝忙打开门,诺维斯基进门,严肃的看着易帝道:“联盟已经接近完蛋了,这是关系到我们吃饭的大事。联邦调查局那些笨蛋看来也调查不出什么东西来。我感觉你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,请如实告诉我,不要隐瞒。”

    网易广东省中山市网友(59.33.*.*)的原贴:12

    你个捞逼,春节连买票回家的钱都没有,抱着碗方便面躲桥洞底下山寨手机上网很有意思吧!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13

    易帝看诺维斯基来看望他,满腹的委屈顿时爆发出来,呜呜哭道:“老板他们都不信任我,说我是故意找借口逃避训练,可我真的在美航中心篮球馆看到了可怕的东西!” 
    “这么说,我们的球馆有不干净的东西了?”诺维斯基捻了捻胡子道。 
    “对!罪魁祸首,我看就是那台饮水机!”易帝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,然后道:“马里昂是第一个犯病的球员,当时查不出病因,我就怀疑是因为他喝了那台饮水机的水。但调查局的人检查了饮水机,却说没有问题。你一定认为我是在信口开河吧。” 
    “不,我相信你说的话。”诺维斯基目光坚定,道:“我之所以没患病,就是因为我只喝瓶装水,不用饮水机。哼哼,这些个米国佬,自以为科技发达,对鬼怪之说、玄学之论不屑一顾。我生在德国的维尔茨堡,那里有很多古堡、古宅、深林、河滩,我曾经经历过和听说过很多超自然事件。看来,这次美职篮停摆事件水很深哪。” 
    “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?干脆我回国打CBA,你也去打欧洲联赛去吧。”易帝道。 
    “哼,那才能挣几个钱?要是美职篮垮了,你我都有损失。”诺维斯基道:“我在德国时,学过一些驱鬼法术,对付这些个小怪,绰绰有余。我们不妨把美航中心体育馆里的鬼怪收服,也算是立了一大功。” 
    “太危险,不去不去。”易帝摆手道。 
    “易老弟,你把板凳坐穿,连拉拉队的小姑娘都捉弄你,你就没有一丝爷们气概?”诺维斯基道:“就算你回得CBA,也是一个被嘲笑对象,何不鼓起勇气,让全世界见识见识你的胆略,也算是扬眉吐气,不负在美职篮打拼一场。” 
    易帝听了,豪气顿生,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晚上便去把那饮水机砸了。”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14

    傍晚时分,易帝在衣服里揣了一把铁锤,和诺维斯基一起悄悄到了美航中心体育馆。他俩偷偷摸进体育馆,穿过走廊,来到了球场内。 
    保安早就听说了闹鬼的事,在大厅内的保安室缩着,哪敢去场子里巡视?此时场子里的灯只开了一部分,光线不够明亮。易帝猫着腰走下球场,指着场边的饮水机悄悄道:“德克,这就是那台饮水机!” 
    “好,你摸过去,一铁锤把它砸了!”诺维斯基道。 
    “我才不去,要去咋俩一起去!”易帝压低声音嚷道。 
    诺维斯基无奈的摇摇头,拍拍易帝的后背。俩人溜到场边,沿着过道朝饮水机走去。易帝把铁锤拿了出来,的心跳的很厉害,手心里全是冷汗。 
    “我砸了!”易帝声音有些发抖:“不知道这玩意会不会作怪,你的法术灵验吗?” 
    “没问题,砸吧!”诺维斯基蹲在易帝身后低声道。 
    “嘿!”易帝扬手一锤,把饮水机砸翻在地,塑料碎片乱飞。易帝牙一咬,一连砸了十九锤,饮水机残破的躯壳撇在地上,指示灯碎了,那半桶水也滚到一边。“我做到了!我把该死的饮水机砸烂了!”易帝高兴的忘记了害怕,举着铁锤大声嚷嚷。 
    “砸的很好,嚯嚯嚯嚯。”诺维斯基在他身后赞赏的笑道。易帝一个激灵,他发现诺维斯基的声调有些古怪,笑声枯燥而沙哑。他扭过头看着诺维斯基,诺维斯基面色铁青,龇着牙齿,看着易帝微笑,浑浊的眼睛一动不动,那表情仿佛一只缺了耳朵的老狼。 
    “德克,你……”易帝忽然感觉体育馆里的空气很阴冷。 
    “多谢你砸碎了我的封印,现在我终于出来了。”诺维斯基笑道。

    网易江苏省苏州市网友(222.93.*.*)的原贴:15

    饮水机这个,以前有个类似的啊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16

    “你……你不是德克!”易帝嘶声道。 
    “那个德国佬还在医院里呆着呢,亏你还是他的队友,连他的行踪都不知道。”那个假的诺维斯基冷笑道。这时,他的两只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幽光,一只眼像火红的火窟,另一只眼像深蓝的冰窖。 
    “你的眼睛……饮水机指示灯?……你是饮水机变的?”易帝没了底气,步步后退,神情惊恐。 
    “不错,我正是美航中心的饮水机。”那个“诺维斯基”的形象慢慢变化,幻化成一台饮水机,只是比原来的饮水机大的多,外形也很后现代化。更可怕的是,饮水机的顶上刻着一个鲜红的“屌”字。 
    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易帝坐在地上,铁锤也掉到一旁。 
    “哼,我的外壳是饮水机,实际上是三巨头之一的东尼大木。”饮水机嚯嚯的笑道。 
    “你骗人!三巨头已经被巴神铲除了,何况你说话也不结巴!”易帝道。 
    “我当年一时不慎,被巴特尔那个萨比封印在饮水机内。我借助饮水机的躯体讲话,自然不结巴了。”那饮水机的声调仿佛充满了悲愤:“这十几年来,我被所有球队的不得志板凳队员看管过、倚靠过,他们的怨念不知不觉灌注到我的躯壳中,让我的力量慢慢苏醒。美航中心体育馆的原址是一座公墓,是阳间和阴间的结点,属至阴之地,渐渐的我就获得了灵魂和生命。陪伴过我的板凳球员越来越多,我的能量也就越来越大,终于,前些天,我发现我可以通过饮用水,影响到主力队员的健康。美职篮的赛制,决定了我能给所有客场而来的球队下毒。” 
    “原来美职篮的主力们就是这么病倒的?”易帝道。 
    “不错。但是,我的能量被这个劣质饮水机的躯壳所限制,除了在水里下毒,只能幻化成一些人的形象,在体育馆方圆一里内活动。”饮水机道:“于是我计划脱离这个躯壳,变成一股不受约束的力量,将这些个自以为是的主力队员永远变成没有意识的皮囊,让所有替补都转正。于是我幻化成诺维斯基,骗你砸坏饮水机。” 
    易帝的心头发冷,只觉得嘴里很苦。他一时逞英雄,没想到酿成了不可原谅的恶果。 
    “易帝,你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天分。”饮水机接着说道:“我决定附身到你的身上,才能发挥我最大的能力。主力球员已完,现在就是板凳队员的天下了。”

    网易广东省惠州市手机网友 [粤猴吃便便] 的原贴:17

    “易帝,你没少受那些个主力队员的气,此时正是咸鱼翻身的大好时机。”饮水机道:“我本来想强制附身的,但你只有心甘情愿被我附身,我们的结合才能产生最大的能量。” 
    易帝忽然俯身捡起铁锤,大喊一声:“结巴死妈,笑哈哈!”手一挥,那铁锤直飞饮水机。饮水机周围浮现出一圈淡蓝色的保护层,将铁锤震飞。易帝瞅准机会,朝走道就跑。 
    “嚯嚯嚯嚯!”饮水机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,接着,易帝的身子不由自主飞了起来,在空中转了两圈,重重摔在球场中,一时间爬不起来。 
    “好你易帝,竟然偷袭我东尼大木。”饮水机笑道:“被我附身,还不强似你继续在美职篮当龙套?” 
    “我呸!我易帝虽然不得志,但绝不是暗箭伤人的小人!”易帝骂道:“老子被你这破机器逮住,有死而已,想让我做你的皮囊,痴心妄想!美职篮里虽然有不少人嘲笑易某,但易某仁义为先,也不能为了一己私利把他们掏空害死!” 
    “嚯嚯嚯嚯,说什么都晚了。”饮水机笑道:“真是人性光辉,令人感动,我只能强制附身了。尽管法力打了折扣,但是掏空一干主力队员,这能量也是绰绰有余了。” 
    易帝浑身散架似的痛。他牙关紧咬,翻身爬起要逃,但饮水机已经挡在他面前。这时,易帝和饮水机都笼罩在一片诡异的绿光中。饮水机的轮廓越来越模糊,易帝面目扭曲,发出了痛苦的惨叫,他的体型发生了奇特的变化,头发在绿光中慢慢褪掉,光光的额头上,一个鲜红的“屌”字渐渐清晰起来。 
    “嚯嚯嚯嚯,现在,我们合二为一了!”一个阴沉得意的声调回荡在体育馆内。

    网易河北省石家庄市手机网友(218.207.*.*)的原贴:18

    继续……

    两个星期后。 
    小牛主场大战爵士,已经第四节了,还大比分领先。易帝跳投拿到了两分,他已经8分5板了。观众席上,董子和女友美朱高兴的相互亲吻,旁边拉拉队的女孩穿着超短裙,欢呼雀跃的跳着舞。 
    易帝下场,诺维斯基和马里昂友好的和他击掌。易帝一屁股坐下,拿出纸杯,从新的饮水机里接了一大杯水。 
    美职篮生病的主力队员都康复了,联赛步入正轨。高兴的球员和观众们都不知道,正是小牛队的一位替补队员,不但拯救了联盟,还可能拯救了美国很多百姓。 
    远处的观众席上,一个方脸阔口的黄种大汉看着易帝,脸上露出了赞许的微笑。 
    (全文完)